行业动态
台州晚报 市众多牛蛙养殖场面临关停困境
发布时间:2014-03-08 16:13:21  浏览:1220
3月2日,浙江台州三门县浦坝港镇大棚牛蛙养殖户罗士平致电台州市12345便民服务平台:接到农业局、海洋渔业局和环保局通知,因“五水共治”行动治理黑水臭水河,大棚牛蛙将不能再养殖。如果改变养殖模式不再污染的话,可否再进行养殖?

1

收成较好的大棚牛蛙,被通知不能再养

罗士平养殖牛蛙的大棚,建在三门县浦坝港镇罗石村附近。

3月5日上午,记者在罗石村找到罗士平时,他正与10多名牛蛙养殖户聚在一起商量关停养殖场的事情,大家脸上都是愁眉不展。他们中一部分是三门当地人,也有部分是从临海桃渚那边搬过来养牛蛙的。

2月28日,这些牛蛙养殖户都收到一份书面通知,内容大致是因“五水共治”行动,要求在建的牛蛙大棚停止建设,已建成养殖的牛蛙大棚在今年五六月份收成后,不再继续养殖。

这些养殖户当中,少则三五亩,多则十来亩,大棚里的牛蛙正处于生长期,也有人正打算加入到牛蛙养殖队伍。罗石村的村民罗士撑租了好几亩地,购置好大棚材料,正打算物色牛蛙苗,大家接到通知后,如今进退两难。

养殖户陈达强告诉记者,因为牛蛙大棚从投入到产出,每天几乎不间断打点照顾,一家人都被“套牢”在大棚边,牛蛙养殖,也是他们最主要的经济收入。罗士平告诉记者,农村人如果出去打工,一年能赚两三万元算不错了,养牛蛙遇到年景好,一亩地每年能收个五六万元,比打工要好得多。

2

牛蛙养殖产生的污水,一定程度影响水质

离罗石村居民区数百米远的河道边,4个大棚挨着排列,边上搭个养殖户住的小屋。罗士平的牛蛙大棚,也是牛蛙养殖户们的基本格局:为了用水排水方便,大棚都建在河道边。

罗士平扒开大棚的塑料膜,里头牛蛙密密麻麻蠕动着,密度几乎可以将地面铺满,牛蛙群不时发出阵阵沉闷的鸣叫。罗士平说,因为离村庄远,叫声影响不到附近村民。

在大棚的另一侧,与河道交接的田埂下埋着橡皮排污管道,平时高高扎起,排水时解开绳子放下,大棚里的水就流入河道了。记者看到,皮管里流出来的水非常浑浊,里头夹杂着许多黑色的杂质。罗士平称,那些是牛蛙褪下的死皮。

据养殖户们介绍,牛蛙大棚里的水视温度高低,一般两三天换一次,排出来的废水里以牛蛙粪便和饲料残渣为主,偶尔会有给牛蛙治病的药物,但不会很多。

“污染说绝对没有么肯定不现实,多多少少会有一些。”罗士平说,但是和工业及其他养殖业相比,养牛蛙对环境影响应该不会很大。

为证明大棚边河道水质尚好,养殖户们还告诉记者,河道里还养着不少鱼,平日里钓鱼的人也不少。而养殖过程中死掉的牛蛙,罗士平也将他们收起喂鸭子,而不是直接丢在水里。

3

第二年开始赚钱,第一年停养损失最大

说到牛蛙养殖的投入产出,养殖户陈达强给记者算了笔账:养牛蛙一般都是一家人,大多是夫妻两人一起做,劳力不算,前期租地每亩一年千余元钱,购买钢架毛竹搭好棚子;之后收来牛蛙苗投放,一亩也要上万元;后期的饲料、药品等,都是不菲的开支。

“成本都算起来,一亩地投入需要近10万元。”陈达强说。

记者了解到,养牛蛙的成本投入,集中在第一年。一是土地大棚等基础设置的建设,二是牛蛙苗的购买,更重要的是经验的积累。第二年不用打棚买幼苗,成本就下降大半,因此靠牛蛙赚钱,一般是在第二年开始。

罗士平说,自己和这里大部分养殖户,都是第一年投入,是看桃渚那边养牛蛙赚钱的人多了,才于去年4月份跟着开始养,大概到今年五六月份收成,但也只能差不多收回成本,要赚钱得等明年。但按照目前的情况,接下来是否能养,还是个未知数。

为此,记者联系了浦坝港镇分管“五水共治”工作的党委副书记林平。林平表示,目前镇政府是执行县里的规定,至于整治结果达到相关要求后,能否继续养殖,还要看县里的规定。

4

牛蛙养殖过于密集,水质监测难达标

按照罗士平等养殖户的说法,养殖牛蛙最密集的区块,还是临海市的桃渚。5日下午,记者接着赶到临海桃渚镇。在桃渚镇北涧村,记者采访了几家牛蛙养殖户,他们面临着与三门养殖户同样的处境:刚尝到甜头的牛蛙养殖业,因为影响水环境而前途堪忧。

在桃渚镇政府,记者从“五水共治”办公室了解到,当地政府与三门浦坝港镇一样,也已逐户通知牛蛙养殖户,要求在建的牛蛙大棚停建,已建的至今年五六月份收成后停止养殖。

桃渚镇治水办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从2013年4月份开始,相关部门就开展对牛蛙养殖业的风险隐患排查,监视牛蛙养殖投入品行为,实施水质监测和牛蛙药物残留检测,密集展开牛蛙养殖日常巡查和专项检查。

在工作人员出具的一份由“市初级水产品质量安全风险评估专家组”写的报告中,通过对台州多家牛蛙养殖场的检测,给出了牛蛙养殖质量安全风险的主要表现:一是养殖水体严重富营养化,养殖排放水对环境造成较大压力;二是片面追求高密度养殖,滥用乱用抗生素,有一定的食品安全隐患;三是病死牛蛙未经处理,直接露天腐烂,也将造成环境污染。

5

考虑养殖户利益,允许今年收成后再关停

昨日,记者赶到临海“五水共治”办公室。工作人员提供的数据显示,临海牛蛙养殖面积曾接近2000亩,目前已有所下降,但还是给周边环境带来极大压力,根据目前的政策规定,仍是以关停为主。

临海市海洋渔业局党委委员吴先林表示,因为牛蛙养殖业主追求高产量、高效益,形成高密度养殖模式。而这种不需申报、无序养殖、混乱竞争的模式又形成脏、乱、差的牛蛙养殖态势,极难对其进行有效的整治。尽管政府部门鼓励农民创业增收,但这种以环境破坏为代价的发展模式,还是不应持续下去。

吴先林说,考虑到养殖户的利益,相关部门也尽量在整治过程中,将其损失降到最小,因此允许其在目前在养的牛蛙收成后,再进行关停或整改。